欢迎光临~官方网站!
语言选择:繁體中文
您的位置:主页 > 轮渡 >

轮渡

2016年考研泄题源头系印刷工人 被开价百万收买

发布时间:2021-09-24 09:42

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王默波、李某元均成立考试培训机构。还有3家培训机构直接与李某元的团伙合作购买试题和答案。湖北警方披露,2016年考研案漏题来源之一,河南某印刷厂内部工作人员,经犯罪嫌疑人罗某某审查后承诺支付百万元。

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梳理发现,近几年曝光的国家级考试舞弊案背后,总有考试培训机构,如考研、高考舞弊案、英语四六级漏考案、司法考试漏考案等,也是黑色利益链中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。

“培训机构频繁介入的背后,是巨大的利益驱动。”长期参与打击助考犯罪的湖北省公安厅网坛总队一级警长刘昌久说。

很多业内人士表示,考试培训行业鱼龙混杂,行业竞争秩序被破坏。甚至一些涉漏问题事件的培训机构,其“污点”都变成了招生的新“招牌”,“劣币驱逐良币”让行业环境雪上加霜,不断危及考试的公平正义。

2016年,考研泄密案震惊全国,被称为《刑法修正案九》实施以来首例“组织考试作弊”团伙案件。经湖北警方深入调查,抓获犯罪团伙11个。该案件涉及河南郑州和湖北武汉的几家培训机构。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王默波、李某元均成立考试培训机构。还有3家培训机构直接与李某元的团伙合作购买试题和答案。

其实在考研、四六级等国考中,培训机构的介入已经不是个案。因为有合法的市场外衣,培训机构可以边组织考生培训边找家买题,成为诈骗案件黑利益链中的重要一环。

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,培训机构涉罪文书有10余份,遍布东北、华中等地区。

长春奥莱公寓曾一度成为众多考试培训机构聚集、违法犯罪的集中场所。法院判决书显示,2013年11月底至2014年1月初,赵某某、乔某某、张某某以“金硕研究生培训机构”“卓越学习培训机构”“新航教育培训机构”的名义,合谋为公寓12楼、15楼、24楼考生提供考试。2014年1月2日,三人在给考生分发调试考试资料时被当场抓获。

  

2016考研2016年考研泄题源头系印刷工人 被开价百万收买

2012年,某全国知名考研辅导机构介入此案,责任人被警方拘留。武汉某大型考试培训机构负责人杨宇(化名)表示,起初市场上的考试培训机构并不多,“偷题”事件也不多。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,考试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不少诈骗团伙打着办培训班的幌子掩盖非法活动,偷取试题、组织代考等手段越来越多。

据湖北警方介绍,2016年研究生入学考试不作为案的多名犯罪嫌疑人并未首次犯罪。李某元因帮助考试被判刑。出狱后,他开了一家培训机构,搬到武汉卖试题和答案。

去年11月,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将考试作弊等行为纳入处罚范围。重典之下,为什么有些涉案人员被处罚后还冒险?“主要是巨大的利益驱动。”刘昌九说,培训机构、诈骗组织、考官、招生代理、考生等。已经组成了暴利联盟。

湖北警方披露,2016年考研案漏题来源之一,河南某印刷厂内部工作人员,经犯罪嫌疑人罗某某审查后承诺支付百万元。罗某某向李某元提供试题时,要价直接翻倍至200万元。武汉几家考试培训机构从李某元的团伙手中买下试题和答案后,直接与考生签订了“现成”协议,考生在考试前后上交了几万元。

今年年初,长春镜月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决一起组织考试作弊案,显示周某甲以4.2万元的价格购买了60套考试资料,然后出售了42套设备和答案,获利19万元,比成本高出近4倍。

法院的判决显示了这样的细节:周某甲卖出的单个价格,最高收到的价格是8000元,100元左右也可以成交。

杨宇跟记者算了一笔账:仅湖北一地,近几年每年就有10万研究生考官,其中五分之一会选择参加培训。研究生培养市场预计1亿元,很多培训机构面向全国市场。

“正是巨大的利益驱使一些培训机构想方设法抢生源,扰乱市场秩序。”杨宇告诉记者,竞争对手甚至在杨宇公司的教室和厕所张贴“打包”招聘广告。"一些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时好时坏。"

据杨宇观察,过去几年,这些人犯下了组织考试、偷题等罪行。“出来后,他们会换公司的招牌,继续做同样的事情。”

据湖北警方消息,所有参与2016年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培训机构已被依法取缔。相关人员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刘昌九介绍,考试培训市场混乱的原因之一是此前的法律依据不够明确。此前,司法机关一般采用泄露国家秘密罪和非法使用窃听、窃照专用设备罪。取证、鉴定存在一定困难,涉案人员利用运气谋取利益。

2015年11月,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生效。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,组织考试作弊、非法贩卖、提供试题和答案、代替考试等行为被列入刑法。“这为该案顺利侦破、打击助考犯罪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。”刘昌九说。

然而,非法培训机构仍然屡禁不止。杨宇认为,考试和培训机构良莠不齐,这反映了主管当局职责不清和监督不力。

杨宇介绍,一些培训机构同时在教育部门和工商部门注册;有的只在工商部门注册;而且完全没有登记,分散隐藏在居民区。“管理分工不够细,工商部门不一定了解考试辅助培训,教育部门根本管不了。”。

一个典型的案例是:2012年考研,国内某知名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涉嫌漏题被处理。但之后机构的业务并没有停止,漏题事件成为其招生的“招牌”。

2016年研究生入学考试曝光后,21世纪教育学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,一旦引入培训机构黑名单制度,一旦发现培训机构涉及作弊案件,将对其进行罚款,吊销其培训资格。

导航栏目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
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